去年中国海洋经济统计公报发布 海洋经济稳中向好 中科院副院长丁仲礼:高端学术人才断层是个伪命题

2020-1-20

  去年中国海洋经济统计公报发布

  海洋经济稳中向好

  本报北京3月1日电 (记者刘诗瑶)3月1日国家海洋局发布〖2017年中国海洋经济统计公报〗。据初步核算2017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77611亿元比上年增长6.9%海洋生产总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4%。

  据国家海洋局战略规划与经济司司长张占海介绍2017年海洋经济发展总体情况可以概括为海洋经济稳中向好结构调整继续深化。

  其中海洋第一产业增加值3600亿元第二产业增加值30092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43919亿元海洋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分别为4.6%、38.8%与56.6%。

  2017年我国海洋产业继续保持稳步增长。其中主要海洋产业增加值31735亿元比上年增长8.5%;海洋科研教育管理服务业增加值16499亿元比上年增长11.1%。

  具体来看海洋生物医药业全年实现增加值385亿元比上年增长11.1%;滨海旅游业全年实现增加值14636亿元比上年增长16.5%;海洋电力业继续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海上风电项目加快推进新增装机容量近1200兆瓦。

  从区域来看2017年环渤海地区海洋生产总值24638亿元占全国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为31.7%比上年回落了0.8个百分点;长江三角洲地区海洋生产总值22952亿元占全国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9.6%比上年回落了0.1个百分点;珠江三角洲地区海洋生产总值18156亿元占全国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3.4%比上年提高了0.5个百分点。

  张占海表示当前海洋经济发展过程中传统产业仍处于转方式、调结构、去产能的关键时期部分产业依然存在科技成果转化慢、融资难、盈利难等问题。但总体来看随着国内宏观经济基本面向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持续推进以及各级政府对海洋经济发展重视程度不断加强2018年全国海洋经济将朝着高质量发展方向不断迈进。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谈科研人才培养

  “高端学术人才断层”是个伪命题

  学术界风气以及科研人才的培养一直是全社会注意的话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重金挖人”能够起到一些效果但也会使得一些人变得浮躁。对于科学家来说“情怀是第一位的”自愿为国家做贡献愿意牺牲自我“这就是科学家的情怀”。此外他认为高端学术人才并未出现断层而是日趋专业化与细分化。

src=http://imgpolitics.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314/f44d305ea48e1c129e2c04.jpg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谈学术风气:学界多数人态度是端正的

  北青报:去年有中国的医学类论文被国外期刊集中撤稿如何评价这一事情?

  丁仲礼:这个问题要从两方面去理解:

  一方面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可能出现造假不可能得以避免只能是“有一次打一次”。评价科技界要看到造假不是主流要看到绝大部分科研人员在诚实地工作。所以讨论这个问题首先要承认目前在学术界确实存在造假、剽窃的现象但也要清楚这种情况不是主流是极个别现象。

  另一方面具体到医学领域来说作为医生主要精力应该放在治病救人上要求医生通过写文章来评职称这本身就可能涉及到评价系统不够合理的问题。

  北青报:所以在您看来目前学界的主流还是踏实与严谨?

  丁仲礼:绝大部分学界的人态度与学风都是端正的。实际上每个人写出来的论文都是要被别人审查、被别人检验的。你说自我有惊天的发现得出了天才般的结论轰动世界的成果这是不算数的还得由别人不断检验。所有的科学成果都需要经受检验。假如成果经不起检验那说明你的发现、结论很可能存在问题相应地你的学风也很可能存在问题。

  正因为有这种震慑所以学界的传统是:很重视实验的证据、可靠性很重视实验结果的重现性。其实铤而走险(造假)的人是极少数。所以总体来说学术界的学风是端正的。

  谈人才培养:理性看待“重金引进人才”

  北青报:科研机构怎么去参与到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

  丁仲礼:对我们中国科学院来说主要是培养高素质、高水平的研究生。我们培养出的人才质量一直处在很高水平并且毕业后主要在科教单位工作。再比如说一些部委比如农业部、气象局、海洋局、地震局、国土资源部等都设有研究院也都在培养研究生培养质量都不错。这是我们国家科技创新体系里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北青报:如何看待部分地方性科研机构面临人才流失以及经费相对不足的情况?

  丁仲礼:这可能是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第一可能这类机构本身的竞争力不足包括工资、经费水平等这些都是构成竞争力的要素。

  第二假如一个地方性研究机构能同本地的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那在当下全民重视科技创新的大背景下得到发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反之这类科研机构假如做不到同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就会出现没有太多事可做的情况也就得不到足够的经费捧场。自然而然就会造成人才的流失这也是正常现象。这么多科研单位在获得经费捧场方面总是会存在有高有低的现象。所以出现一定的人才流失甚至出现一定的淘汰都是正常现象。

  北青报:部分科研机构会选择“重金引进人才”。对于科学研究而言经费与人才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丁仲礼:两者之间有关系。没有足够经费引不来好的人才对哪个国家、哪个单位来说都是一样的。所以一方面不要把“重金挖人”想得太可怕也不要轻易给它贴什么标签认为它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情。可能有些人会好奇一些科研机构所谓的“重金”会重到什么程度?其实也不太重。

  另一方面假如大家全部采取“重金挖人”的方式那就可能有负面影响了。为什么呢?因为那可能会把人才弄得很浮躁也会出现一些待价而沽的“人才”。一定的人性的弱点嘛!

  谈科学情怀:愿为国家做贡献牺牲自我

  北青报:中科院的人员流动情况如何?

  丁仲礼:总体来说我们现在人才流进的少流出的多。因为中科院没有重金可挖人我们向来强调以良好的环境吸引人以稳定的事业留住人所以我们目前的工资相对来说比一些“财大气粗”的大学低一点那么被挖走的人也就比较多这也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挑战。

  当然我们希望少去挖人而是靠自我培养的人才来解决困难。中科院每年招那么多研究生把研究生培养好给其中一些优展露毕业生一个发展的平台相信他们以后都会成长。其实现在中科院的很多中坚力量都是自我培养的所谓挖来的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中科院院士学校出身很多样名校出来的院士比例反而不高。所以说大家的能力都差不多智商也差不多天才只是极个别可惜我孤陋寡闻没见到过。但是做科研我认为态度是第一位的情怀是第一位的。

  北青报:在您看来什么是科学家的情怀?

  丁仲礼:自愿为国家做贡献愿意牺牲自我。

  北青报:过去一年包括南仁东在内中科院几名大师级科研人员故去外界有声音说出现“高端学术人才断层”现象您怎么看?

  丁仲礼:现在高水平人才越来越多怎么会断层呢?而且现在的时代本身不是出现大师的时代因为随着科学的发展分工越来越细也越来越专门化。绝大部分的“大家”都是某一个细分领域里做得很精深的专家南仁东就是一个在射电天文望远镜领域里的“大家”。

  本版文/本报记者 张雅

彩名堂 http://www.cqycms.com

八卦门·竞技场

娱乐 | 体育
  • 图片新闻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 新闻推荐
  •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