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的尚老人在第三天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眼睛还是很亮,却没了那股疯狂的气势。他请人叫来公子忽,在床上握住了公子忽的手。 “我没有跑,我只是……”我想给舒莺解释,可是舒莺根本不想听到我的解释或者说她根本不在意我的解释。

2020-5-23

“忽忽忽忽”公子忽也喊了起来那真的是小鹦鹉。

虽然是名震宛州的豪商可是此时忽然见到这只鹦鹉死里逃生公子忽竟有生离死别的感觉。

忽忽听见公子忽的呼唤跳得更欢了它差距公子忽很远也不飞过去只是在那里扇着翅膀跳啊跳跳啊跳。慢慢的它嘴角开始垂下绿色的血丝它跳得越来越慢越来越低最后它再也跳不动了站在那里看了公子忽一眼倒在大风的头骨上。

夜色降临了月光如此的凄冷照在巨鸟的尸骨上还有森然白骨上一只小小的绿鹦鹉。寒冷的风像是从每个人的胸口里吹过公子忽与门客们看着忽忽与那架巨大的鸟骨一起缓缓的沉入了大海。有人说是平生第一次看见公子忽的眼角湿润了而后有泪水滑落。

掏出钱包看了一眼发现里面还有些钱我走到路边打了车报了医院的名字。
“这是给你找的钱。”司机大叔将剩下的零钱递给了我我点了点走道了谢谢下了车。
在脑海中思考怎么给医生说今天自我出去了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沉浸在思考里没有看到眼前的人没有想到一下就撞到了别人的身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连忙抬起头道歉道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站在我面前的人是夏言非。
“你没事吧?”夏言非很是温柔的询问我我摇了摇头向夏言非得身后看过去没有发现舒莺的身影。
可能是夏言非发现了我疑惑的眼神就主动的说:“舒莺去买水了我没有撞疼你吧?”我摇了摇头。
我想离开夏言非的身边我总有一种等会会看到舒莺的预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强烈所以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
“我先走了你等舒莺吧。”我的话音还没落下就听到了舒莺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了过来。
“怎么?那么不想看到我啊?跑什么跑。”舒莺的语气是那么的冷淡好像我不是她的姐姐是她的仇人。
伦敦医美 https://www.bangli.uk/post/295859

八卦门·竞技场

娱乐 | 体育
  • 图片新闻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 新闻推荐
  •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