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旅游论坛

登录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花开花落 [复制链接]

1#

花开花落

周雪清

    日月如梭,秋去冬来,又快过年了,过新年小孩总要穿新衣服。很早开始,梅老太已经给两个孙女各做了一双千层底紫红灯芯绒面子蚌壳棉鞋,孙子也一样,不过是藏青色的。还各做了一件新棉袄,两个孙女是花布,孙子是藏青色平布。等接近过年时,挑一个星期天全家总动员掸尘,忙了一天,里里外外把家打扫干净。到了年三十前两天,梅老太已做好了过年的充分准备工作,先买了些年货:一棵交菜(大白菜),菜根里横插一根筷子,筷子两端系根绳子挂在厨房顶上,吃时只须剥几片叶子下来。一只母鸡养在纸箱里,为了杀前能养得肥点,每天给它吃糠菜。并且事先浸好糯米,年前两天去菜场边加工磨成汤果粉,将湿汤果粉装一袋挂在屋里,另一部分挖成一块块晾在一只竹匾里,干透了收藏起来,年后随时可吃。还买了生的瓜子、花生、倭豆、年糕等。瓜子、花生、倭豆在年三十前一天晚上已经炒好,放到火油箱里,炒的时候小孩可开心了,边炒边吃。

    年三十那天,梅老太早早起来去菜场买鱼、买肉及油菜之类,回来马上动手杀鸡,然后又汰又烧。这天该上班的还得去上班,放寒假在家的孙子孙女却帮不上忙,梅老太只好一人“唱独脚戏”。鸡杀好后,孙女还来添乱,忙着拔鸡毛,说要做毽子。

梅念慈工作的那个工厂福利好,逢过节食堂常常会餐,说是食堂节余,有时是八人一桌,一盆盆菜肴十分丰盛,而有时则是一大盆熟菜。今年年三十中午,考虑到职工想回家的心理,食堂给每位职工发一盆熟菜肴,里面有两条油籴黄鱼、两只油籴蛋、白斩鸡、熏鱼、大肉片、肉丸还有蛋糕片等,满满的一大盆。梅念慈虽不是这家工厂的职工,也享受同等待遇,可她舍不得吃,准备拿回去与家人共享。

    这天厂里除了做三班的,其余人等到下午差不多时候都可以提早回家了。到了下午,胡会计说:“食堂不开晚饭了,只留少数几个师付给值夜班的工人做饭,至于小银行,该取钱的都取了,我们可以回家去了。”于是两人锁上门各自回家,梅念慈拿了菜回家,打算去帮阿娘做事。

    梅念慈到家后,一会儿婶婶也前脚后跟的到了,他们的单位也是提早放假,叔叔是到下班时间才回来的。一家人全部到齐了,开始像一般家庭一样,忙忙碌碌地籴鸡和肉,准备谢年祭祖。在梅老太指挥下,八仙桌放到房间中间,桌上放一只全鸡,鸡头要朝福神,鸡啄叼根葱,一条活的鲤鱼和一刀条肉,肉上面要要插把小刀,这三样福利上面要贴块红纸,再放上年糕、盐、豆腐、粽子、水果等等。按理说谢年请菩萨须在五更时举行,但也有些人家常常谢年和祭祖一起完成,梅家也是如此。谢年后桌上撤去福利,调换另外的菜肴,9碗或11碗都可以,还有米饭,斟好酒,点上香烛开始祭祖,然后大人小孩依次叩拜祖宗,这一切是在一阵阵鞭炮声中进行的,等这仪式全部完成以后,一家人才正式开始团团圆圆吃年夜饭。

    年夜饭的菜肴十分丰盛,请菩萨的菜肴,加上白斩鸡、白切肉,还有梅念慈拿来的一大碗熟菜,满满的一桌子,等一家人围着桌子坐定,梅老太在厨房已将油菜肉汁水年糕汤煮好,喊道:“念念,少华,少芬,来端年糕汤!”于是三人进厨房去把年糕汤端来。梅世杰等菜放上桌后早已坐定,斟好了三杯酒,等梅老太煮好年糕汤从厨房出来在桌边坐落,一家人这才正式开始吃年夜饭,梅世杰站起来把第一杯酒恭恭敬敬端给母亲,然后夫妻俩端起酒杯齐声说:“妈,您辛苦了!我们俩敬您,”梅老太掩饰着脸上的疲惫,笑容满面地接过了酒。三个大人喝酒吃菜,三个小孩吃年糕汤,洁白的年糕、绿油油的油菜,吃时把白切肉、鸡肉埋进年糕汤里,年糕汤味道更鲜美,小孩子在这一晚也可以无拘无束的随意吃。渐渐地梅念慈的叔叔婶婶脸也红了,话也多了,还是阿娘有分寸,一口一口的慢慢咪,只喝了小小一酒盅便不喝了。

    每年梅家的年夜饭,在欢乐中总掺着一丝怎么也抹不去的忧伤,因为“遍插茱萸少一人”,少了个梅家老大,可大家都只是心里想想,谁也不会提起,免得破坏节日的气氛。今年也这样,阿娘和梅念慈,吃着吃着神色显得凝重起来,转而一想,又强行控制住神态,这是何等凄苦的事。

梅世杰平时很少喝酒,今天几杯酒下肚,脸红话多,醉醺醺地望着一双儿女说:“少华,少芬,你俩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像隔壁陈家哥哥一样考上大学。”

少华少芬两个相互看了一眼,笑眯眯齐声答道:“知道了!”

年夜饭吃好后,还要准备好正月初一早上吃的猪油汤团,猪油馅梅老太在半个月前已买来猪油、芝麻、棉白糖、糖桂花,自己动手揉好。把餐桌整理好后,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一家人开始围着桌子裹汤团。

    梅老太连日来忙忙碌碌,今天更是从早忙到晚,累得腰酸背痛的,但看到一家人辛辛苦苦一年,到年三十夜,开开心心吃过年夜饭,心里很是高兴,笑着说:“猪油汤团一定要放上浆板(酒酿),浆板我早已搭好,窝在大橱里一件旧棉袄里,前两天我看过,一揭开盖子,便香气扑鼻。”

    梅念慈的婶婶接上说:“搭浆板妈是高手,我是怎么也学不会的,连对面秀娟妈也夸你。”

    “昨天我已经盛了一大碗浆板送给秀娟家了。”

   “妈,明天我和世杰想带着少华、少芬去乡下看我爸妈,让他俩给外公外婆拜岁。”

    “好的,应该的,你代我向你爸妈问好,那今天晚上你们就早点睡,明天还要走好多路呢。”

    裹好汤团,大人给小孩发压岁钱,受惠的是少华和少芬,先是阿娘嘴里说着:“阿娘没能力,只能意思意思,”同时给他们每人一个红包,然后是爸妈给儿女,梅念慈觉得自己已参加工作,也该与弟妹分享,再说阿娘事先提醒过,于是也拿出红包来分给他俩。“谢谢姐姐!”两人高高兴兴拿着收获的红包回房间把压岁钱放到枕头底下,传说压岁钱放在枕下,可以压住邪祟,平平安安度过一岁。几个孩子发现床边已放着阿娘做的新衣、新鞋,想到明天可穿新衣裳了,更是心花怒放。

    梅念慈的婶婶娘家在西郊外一个村庄里,那是个草席之乡,出产享有盛名的“宁席”。她家住在沿河的小街边,弟弟就在家里开了个杂货店,卖些烟酒油盐之类,这种乡村小店也不过只能赖以度日罢了。一个妹妹已出嫁,她父母和弟弟一家住在一起。婶婶当年学校出来后,在市里经过考试选拔,被现在工作的单位所录取,才有了这份工作。后来经同事拉线和梅世杰认识,一年后结了婚,接着有了儿女。有了家庭也就有了家务事,不像做姑娘时能经常回家,但平时人虽不去,也常寄些钱给父母,钱不多,也是做女儿的一番心意。结婚后,每年正月初一夫妻俩总要回去看看父母,尤其是有了儿女后,这成了约定俗成的惯例。

    年三十晚,梅家没有守岁到午夜就各自去睡了。“每逢佳节倍思亲,”梅老太和梅念慈可是辗转反侧难以成眠。老人思念大儿子,她是一股爱心、一股恨心,恨儿子不该离家出走,既然出去了,二十多年了,也该给家里来封信,好让我们放心,毕竟是儿子,是娘的心头肉,如今在那边不知生活得怎么样?有几个孩子?想不想留在这里的大女儿?每逢有邮递员进墙门给陈老师送信来,梅老太总是眼巴巴的望着邮递员,盼望他会走过来说你家也有封信,可却是一次次失望地看着邮递员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外……思前想后梅老太怎么也睡不着。

    年夜饭热闹过后,安静下来的梅念慈一样也在床上思念海峡那边的末曾谋过面的父母亲。其实不能说没见过,只不过三个月大的婴孩眼中,整个世界包括亲人是一片混沌,即使是自己的父母也是浑无知觉。此时梅念慈的内心深处,对父母的情感也是爱恨交加的,如果用天平称来衡量的话,恨还是多于爱。就以眼前的事来说,明天少华少芬可去外婆家,而她就没有这个福气,不知外婆家在哪里,连外公外婆在不在也是个谜。还有,没有父母,自己的嫁妆谁来操办?想起这些,梅念慈又流下伤心的泪水。外面的鞭炮时断时续,合着房间里那只老式自鸣钟“嘀嗒、嘀嗒”声,梅念慈直待时钟敲过十点后才迷迷糊糊入睡。

    正月初一早晨,梅念慈被“噼啪!砰!嘭!”的鞭炮声吵醒,看到阿娘已经起床,于是也起来穿上阿娘做的新棉袄、新棉鞋。叔叔他们也已起来;阿娘在厨房下好汤团,一碗碗放在桌上,汤团上面放着白糖和糖桂花,还有浆板,热气腾腾、香喷喷的诱人食欲,一家人就坐下来享用阿娘做的传统美食。

    待吃好汤团后开门出去,对门陈家也正好走出来,于是大家双手抱拳声互相恭贺新喜:“新年好!恭喜!恭喜!”

    小辈的则高声喊着:“陈伯伯新年好!”“梅叔叔新年好!”墙门里充满了欢乐祥和的喜庆氛围,新的一年在猪油汤团、鞭炮声和恭贺新禧的祝福声中开始了。

    陈家过年也是热热闹闹的,昨晚,大儿子夫妻俩带着一双儿女来父母家过年,吃好年夜饭才回去,小儿子如愿以偿考上了杭州名牌大学,过年正好放寒假在家,就是大女儿一家去她婆家过年三十,没能来,有点遗憾,但这是习俗,不以为怪。

    吃过汤团,梅念慈的叔叔婶婶拎上礼物,带着儿女去乡下拜年,家里只留下祖孙俩。梅老太坐在堂前边嗑瓜子边和秀娟妈聊天,两人年前忙忙碌碌的直到今天总算空闲下来。

初一的早上,太阳被云层遮蔽,天空阴沉沉、灰蒙蒙的,梅念慈独自站在天井里,抬头看了看阴晦的天空,不免感到有点遗憾,要是昨夜下场大雪就好了!记得有一年在年前两天就开始下鹅毛大雪,正月初一早上起来,雪花依然纷纷扬扬,天井里、屋顶上积着厚厚的白雪,屋檐结着一条条似剑的冰棱子。那时还小,梅陈两家小孩先是拿根竹杆敲下冰棱来玩,后来又一起冒雪在天井堆了一个雪人,堆好后拿两粒桂圆核当眼睛;红纸剪成嘴唇贴上,还找出一顶旧草帽来戴在雪人头上,梅念慈想起抽屉角落里有只阿爷留下的烟斗,于是回房间把它找了出来,插在雪人的嘴里,于是,一个慈祥的雪老人就坐镇在墙门内天井中间,那天玩得真开心。这年是寒冬,雪老人在墙门内“镇守”了差不多一周才渐渐消融……梅念慈完全沉迷在多年前美好的回忆里,一会儿回过神来,回头看两位老人嗑着瓜子聊得正欢,自己也插不上嘴,想想还是回房间去。

    梅念慈回到房间里,无聊地拿出一本书来看,桌子上阿娘已用盘子装好糖果、瓜子等闲食,于是她边看书边嗑瓜子、剥倭豆,还有刚才秀娟妈送来的金黄色脆脆甜甜的番茹片,说是乡下亲戚送来的,大家尝尝,多年来,两家已养成了有好吃的东西大家分享的习惯。

    吃过中饭,秀娟来邀梅念慈一起去逛城隍庙,阿娘说去吧,你一个人在家里太寂寞。一般大年初一不作兴走亲访友,但小辈给大辈拜年例外,所以这两年轻人初三四才安排与男朋友互访双方大人。

    梅念慈与秀娟同岁,不过大秀娟几个月。两人自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而且是同一学校同一班级,升到中学后才分到各班。因此,已情同姐妹,小时候虽然有时在踢毽或跳绳时,难免为了一点小事吵架,赌气两三天后又和好如初。有了工作后,逢星期天两人常常相约去逛逛马路、商店或看看电影,后来有了男朋友,相处时间才少了,但毕竟住在同一墙门里,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碰面总会说上几句或笑笑打声招呼,二十多年了,两人虽然没有到推心置腹的程度(那是因为梅念慈的性格所致),但双方都十分珍视这这种友谊。

    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两人到了街上,马路两边有许多卖鞭炮的摊子。有一种小孩玩的摔炮,价格便宜危险性少,又好玩,一摔“啪”一声,一路过去,看到好些小孩乐此不疲地玩这种摔炮,有个顽皮孩子,有意跑到她两面前一摔,“啪”一声,两人着实被吓了一跳,小孩却哈哈笑着乐不可支地跑开了,她们也只好无可奈何相视一笑。

两人到了城隍庙,穿过月洞门,跨过庙门高高的门槛,进门两侧站着四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般的泥塑鬼使,每次来城隍庙,梅念慈总是不敢用正眼去瞧的,于是加快脚步走到里面明堂。今天城隍庙里游人云集、人头攒涌,可真热闹。秀娟提议先去拜城隍菩萨,于是,挤过人群,走进画栋雕梁、香烟缭绕的大殿,慈眉善目的城隍菩萨高高地坐在神台上,两人便跪在拜佛凳上,叩拜祈祷后再返回到大殿前的明堂。

    明堂正中大香炉四周及两边厢房前摆满各种小摊,套泥人的、卖棉花糖的、耍猴的、捏面人的、变戏法的,甚至有测字看相的;还有吃的,如猪油汤圆、馄饨面条、葱油饼、面结细粉、五香豆腐干之类。总之,城隍庙里五花八门都有,犹如一个大戏台,俗话说“戏台小世界,世界大戏台”,大年初一的城隍庙就是一个繁华的小世界,梅念慈和秀娟就意兴盎然地在这小世界里随意悠转。

    她俩走到面人摊前,摊主是个戴着黑色毡帽的老人,灵巧的双手,用彩色的面泥,先捏出一个小小的脑袋脸面,然后是纤巧的五官、头发,再是大身、手脚、衣服,像变魔术似的,一会儿工夫,一个栩栩如生的古代美女就栖身在一根纤细的竹棒上,老人满意地看着手中精心制作的作品,然后顺手把它插在架子上待售,架子上原本已经有孙悟空、关云长、武松等几个历史人物,个个形象逼真。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吵着要孙悟空,他爸爸马上拿出钱来买,孙悟空被买走了,于是,摊主开始着手重新捏孙悟空。

棉花糖最得小孩喜爱,担子四周围满了小孩,摊主忙得有点供不应求。一位年轻的父亲领着四五岁的小男孩,好不容易卖到一团洁白的棉花糖,小孩接过父亲递给他的棉花糖,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去舔,很快嘴边、鼻尖、脸颊上全粘上了雪白的棉花糖,小脸顿时成了个大花脸,看了让人忍俊不禁。

    有一个小男孩怀里抱着一只汽球骑在他父亲肩上,作父亲的只顾在庙里四处游走,不想小男孩低着头打起瞌睡来,怀里的汽球受到挤压,“怦!”一声爆破了,小孩吓得大哭起来,旁边的人也吓了一跳,等看明白了,又都笑了。那位父亲把小孩抱到怀里哄了半天,最后又去买了一只汽球给他,小男孩才破涕为笑。

    耍猴的、套泥人的、四周也都围满了游人,叫好声、耍猴的锣声及外地口音尖细的么喝声,还有小孩的欢笑声此起彼落,葱油饼、五香豆腐干的香味和香炉里的烟气缠绕在一起,在城隍庙上空盘旋、弥撒……

    挡不住的诱惑,两位姑娘决定丢弃往昔的行为原则,今天也放纵一下,去卖个葱油饼来边吃边走,直到太阳西斜,城隍庙里人走了差不多一半,两人才意犹未尽地回家去。

    严冬过去,春天的脚步声悄悄地响起。庞小波和梅念慈在一个阳光明媚、春风拂面的周日,实行了谋划已久的东湖踏青的计划。这天清晨,庞小波先到梅念慈家,然后两人一起乘公交车到汽车东站,跳上去东湖的汽车。一会儿汽车开出市区,行驶在在乡间公路上,春天的田野铺着大块小块、浓浓淡淡的新绿和嫩黄浅紫,乡间的空气清新无比,看着车窗两旁飞逝的田野风光,两人并排坐着,显得神清气爽,心情无比愉悦。庞小波说:“我们运气好,今天天气这么好,”

    梅念慈接上去说:“昨天晚上还下雨呢,我挺担心的,想不到今天会阳光明媚,真是好运气。”

    “昨晚的雨下得好,春雨如油,经雨水一夜的洗涤,大地才会显得更清新亮丽,春意盎然。”

    到了东湖,梅念慈提出要先去小普陀,庞小波说:“听你的,只是小普陀我以前虽来过一次,如今早已忘记该怎么走了,得问问路。”

    经路人指点两人来到小普陀,小普陀门前有条小路,路两边摆满卖香烛的和测字看相的摊子,他们才走到小路,骤然围拢来几个男女,吵着嚷着要给两人算命,庞小波连忙说:“不要!不要!”同时加快了脚步,拉着梅念慈从那几个男女中穿过,还是有个留小胡子的中年人穷追不舍,嘴里喊叫着:“算算吧,很准的!”看两人还是不与理睬,只好失望地回头离去。

    入乡随俗,再说来前阿娘曾嘱咐过:香烛一定要点,菩萨也要拜。梅念慈在门外买了香烛,走进庙里一看,由于是星期天,到小普陀来拜菩萨的男女老少还真不少,有夫妻俩领着孩子的,也有像他们这样的年轻男女,更多的是斜背着黄色烧香袋的老妇。里面香烟缭绕,一片氤氲。梅念慈点好香烛,然后诚信地在菩萨前跪拜,暗暗祈祷:“愿家人健康平安!愿我与小波将来生活幸福美满!也愿台湾的父母幸福安康!”然后对庞小波说:“来,你也拜一拜,”庞小波笑笑说:“好吧,入乡随俗,”然后神色庄重地也上前跪拜祈祷。

    离开小普陀后两人沿湖边走去,春天是个美好的季节,春风吹醒了经过严冬侵蚀的大自然,萧瑟的寒冬过去,春暖花开的季节便来临了。春天的东湖,湖面波光粼粼,湖边的柳树那缀满纤细嫩芽的柳枝,飘飘忽忽、婀娜多姿。而春天的田野也已披上了彩装:金黄色的油菜花、白蝴蝶般豌豆花、紫色的草子(紫云英)花、疏影深浅的杜鹃花、姹紫嫣红的桃花及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小草小花,各自张扬着蓬勃的活力。还有远远近近山坡上添了新绿的茶树一片片、一垄垄、一丛丛、一簇簇,起起伏伏、郁郁葱葱等待茶农来采新茶。摆脱了寒冬羁绊的春意真是无孔不入,连路边和路上石缝里的小草、野花经昨夜雨水的滋润,也显得生气勃勃,明丽无比。春日的田野,到处生机盎然,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沁入肺腑,让人心旷神怡。

    “这样来乡间散散心,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真好!”沐浴着山乡的清新空气,沉醉于眼前如画的水光山色,梅念慈显得有点心醉神迷。

    “我这个建议不错吧!,只要你高兴,逢休息天或假日都可以来,反正乘车来一趟也很方便。”

    “总还是你,想一出是一出的,这样的休息天才有意思,”梅念慈深情地望着庞小波说。

    两人没有目标地随意在湖边走着,感受大自然春的气息了。中午,在环湖街上一家小饭店吃饭,庞小波点了东湖特色菜:炒螺丝、盐水湖虾和炒青菜,也许是走得又累又饿,这顿饭两人吃得津津有味,同时,这像是小俩口的氛围,尤其让他们感到愉悦、甜蜜。

饭后继续沿湖慢慢走,后来看到湖边一株柳树下有块平整的石头,两人似乎很有默契,竟不约而同地朝石头走去,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相视一笑,双双在石头上并排坐下。

眼前是怀抱着七堰九塘,由七十二条溪流孕育了这万顷秀水的东湖。望着碧波荡漾的湖水,庞小波对梅念慈说:“元朝的袁士元赞美东湖写过这样诗句:‘一百五十客舟过,七十二溪春水流;尽说西湖足胜游,东湖谁信更清幽。’”

    梅念慈说:“诗美,景也美。”这时见远处有两只渔船一前一后在湖里捕鱼,一会儿又见一只汽艇快速驶过,在平静的湖面犁出一道闪亮的银色弧线来,更增添了湖面的灵动美。

    庞小波指着汽艇对梅念慈说:“那是湖边驻军的汽艇,我读初中时,有一年学校组织到东湖春游,步行到江东乘航船到东湖边堰坝,就是这种汽艇把我们从堰坝接到部队里,与驻军搞联欢活动的……”庞小波忆起读中学时春游活动的时光便显得满面春风,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梅念慈沉思了一会儿,忽然说:“杭州西湖应该比东湖美多了吧?”她还没去过杭州,为此常感遗憾。

    “那当然,西湖是旅游胜地,有苏堤、白堤、断桥、雷峰塔、六和塔等等,”曾经去过杭州的庞小波接过话题说,还吟诵起古人的诗词来:“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写过一首《饮湖上初晴后雨》:‘水光潋滟晴放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还有宋朝杨万里的《晓出净慈寺》:‘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听听古代大诗人咏西湖的诗,就知道西湖有多美。要不,人们怎么会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庞小波看到梅念慈一脸向往又无边遗憾的神情,便深情地说:“小梅,等我们结婚时,就到杭州去度蜜月,好吗?我陪你到一株杨柳一株桃的苏堤、白堤漫步,接着沿湖边到岳庙、曲园风荷、花港观鱼一路过去,再租只游船在碧波粼粼的湖上作环湖游,看三潭印月,上湖心亭,然后到黄龙,黄龙出来登宝石山鸟瞰西湖全景,最后去九溪十八涧,转到龙井看蓊蓊郁郁的茶山,找一家茶坊,悠闲地品尝龙井茶……”庞小波忘情地描绘着美好的蜜月计划蓝图,梅念慈听得心醉神迷,点头连声说好,然后情不自禁地小鸟依人般把头轻轻地靠到庞小波的肩膀上,庞小波也伸出一条胳膊搂在梅念慈的腰上,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陶醉在对蜜月的憧憬里。

    这时,庞小波的思绪仿佛已飞到了杭州西湖,意兴盎然地继续沉浸于密月梦中:“如果时间允许,我们还可以去苏州看园林,苏州有许多古典园林,最大的是拙荆园,还有留园、网师园、狮子林、沧浪亭等,这些园林都构筑精致、艺术高雅,且都有丰富的文化内涵。”

    “是吗?”梅念慈听得更是如醉如痴。

庞小波又接着说:“你记不记得,夜校王老师有一次上课时给我们吟念过一首唐朝张继的《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诗中的那个寒山寺就在苏州,那天,王老师在读这首诗时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听得课堂里的同学都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要是我们去了杭州后再去苏州的话,那可说是在人间天堂游了一趟。”

    梅念慈随着庞小波的话语想象天堂的美景,听庞小波提到王老师上课,连忙说:“记得,记得,那天我把这首《枫桥夜泊》抄在笔记本里了。”停了一会,说:“我们真的杭州苏州都能去吗?”

    “当然能,反正有假期,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梅念慈听了,含情脉脉地看了庞小波一眼,心里感到美滋滋、甜蜜蜜的……此时此刻,阳光融融、杨柳依依、湖水拍岸,这对恋人完全为景为情所陶醉。其时天地之间,显得无限静谧,只有身后环湖的小路上,偶有三三两两游人走过,不时传来一阵欢声笑语;一对春燕“叽叽叽”飞来歇在他们身边的柳枝上,待他俩抬头去看时,便警觉起来,又“叽叽叽”叫着飞走了。

    两人满怀柔情蜜意,相依相偎,静静地望着被春风吹皱了的滟潋辽阔的湖水,又不时抬眼望望天空云卷云舒,沉默了一会儿,庞小波说:“东湖周边还有好多古村古道,今天来不及了,下次有机会再来,我陪你去千年古村韩岭,还有漫山遍野是茶海的福泉山,”梅念慈无限深情地望着庞小波默默无语。春日的阳光下,一对恋人沉迷于如诗如画的湖光山色中,忘了时间。忽然似想起了什么,庞小波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哎哟,时间过得真快,三点多了,该回去了!”说完,就拉着梅念慈站起身来,两人意犹未尽地看了一看烟波浩渺的东湖,恋恋不舍地离开湖边踏上归途。

    欲知下文如何,请看下回连接。

最后编辑a太极旋 最后编辑于 2016-03-19 21:24:43
分享 转发
TOP
2#

到此已发上了三个连接,让大家先回味一下,过几天再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